返回新县太爷「加更」(2/2)111  城里来了一位县太爷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

李酡颜面无表,“这不是较劲。”

殷施琅说:“是啊,我们家这么多房,还能少了你一间。”

说话的竟然是殷玄琅。

信中所提的事令屠云心惊,原来北襄发生的一切,朱召在京全知悉。

屠云床开门,殷玄琅神严肃中透着恭敬,姿板板整整,一不敢造次。

李酡颜不言,在拥挤中默默拉住她的手,裹在掌心。

“咚咚”有人来敲门,屠云睁开,问了句:“谁?”

关上窗,一杂声都听不到,确实是睡午觉圣地。

屠云视线柔和来,张开手,与他十指扣。

“公此言啊。”屠云跟唱大戏似的指天指地,险些就要跪表忠心,“我对你的新日月可鉴,心若磐石,不可转也。”

屠云聪颖过人,自然明白他所指意思,“新茶虽好,但不及旧年的香。”

“茶跟人一样,初见颜好,味,冲冲一切就淡了。我这杯茶,县太爷好自端着,如果再想尝别的茶,就得先放这杯。”

见他低不语,屠云问:“有事?”

看来是她边有朝廷的探

屠云懒懒闭,一觉睡过去。

众人劝说之,屠云只能去了东阁。

见她耍宝,李酡颜忍俊不禁。

“县太爷,我是殷玄琅。”

她心生羡慕,悄悄对他耳语,“何时我们也能这样。”

屠云心愕然,她人没走,新县太爷就到了,表哥分明是她回京。

“京城的茶可太多了。”他幽幽一句,担忧。

屠云刚要说好,一急切之声抢先:“家中有客房,县太爷不如缓缓再走?”

屠云拉李酡颜去看,一对新人跪拜天地堂,周遭祝贺声连连。

殷玄琅不敢隐瞒,“此次回鹿灵赴任前,有位德望重的大人给我的,特命要亲手转给县太爷。”

搞得如此神秘兮兮,屠云问:“说吧。”

之后殷施琅又敬了其他人,许是怕他闹事,殷玄琅一路都在陪同。

“正是。”

“如果他知你是女,兴许今日坐在你边的就不是我。”

拜完堂之后,众人席吃饭,同桌人敬殷汤,之后又敬屠云,哄哄,闹闹。

不多时,殷施琅被来敬酒,殷汤站起来,举杯:“这第一杯理应敬县太爷,若不是您宽宏大量,犬又怎么会有今日。”

殷玄琅从袖中掏一封信,屠云一上字迹自表哥。

“殷老爷言重了。”屠云接过酒,一闷了,辣滋滋的酒穿而过,十分利。

酒过三巡,屠云吃得也差不多,打个酒嗝说:“我好了,诸位慢喝。”

屠云看了看李酡颜,推脱说不用,殷玄琅又说:“我听闻衙门遇火还没搭建好,县太爷就留吧。”

东阁外是一池碧荷,房周有青竹,设应有尽有,距离前院又远。

一杯茶斟七分满,李酡颜亲自放在她手中。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

她知,从掏皇室令牌的一刻起,表哥迟早会知,没想到会如此迅速。

说完她便要离席,为哄过众人,还故意一个踉跄,差摔倒。

殷玄琅,警惕往向左右,擅自将门关上了。

两人眸光轻,堂外猛然响起一亮堂的声音:“一拜天地。”

“那是什么?”

屠云知他心总是放不,说:“李酡颜,你只踏实着,既端了你这杯茶,我绝不撂。”

李酡颜忙扶住,说:“县太爷不胜酒力,我送您回去吧。”

她让殷玄琅去,独自拆信。

“来鹿灵赴任?”屠云睛咕噜一转,“你是新任县太爷?”

“对对对,我都忙糊涂了,还是玄琅想的周到。”殷汤:“请县太爷移步到东阁,醒醒酒再走。”

她收起懒散,问:“谁给你的?”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