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二十六、我们可以一起去死(2/2)111  渴望和ai是扶她国的镇痛剂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

听到我又开始讲那些“死啊活啊”的话她气的捂我的嘴。

“那是我说错了,生活不像彩票。”

然后,

“就是那个,我们今天去五金店买的那个。”

“不你说的对,其实生活就是彩票,而且和真的彩票一样所有的奖都定了,今天这个科来,明天那个厅来,我们被困住了,咋不到我俩,被虚假的希望困在了这里,我们永远不会中奖永远不会有好事发生,我们全都死到临了。”

但她现在在扮演我的母亲,母亲是万万不会讲话的。

我能觉到至少四条视线在看我们。

油和开心果在嘴里混合,腻的不行。

就是之前和我夜里坦白心声,讲兴了给自己上锁的事。

她在空中比划了一个条形,我很难产生任何联想,我脑海里的条形实在太多了。

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哦,原来是这样啊,都快忘记了。

走在路上,路随着我们前不断延伸,今天天气不好,有霾,空气里有一土味。

她就是那人,和我是同一

“卧槽,宝,那个,那个呢!”

达半分钟的尴尬以后她笑着了回答。

“哪个啊,哪个?”

这时,全一拍脑袋,坏了!

最后还是买到了,她心满意足的买到了新锉刀,她又端起了自封的母亲架

随着我们的东扯西扯,两个冰激凌没等我们回过神全化成了糖

“好”

她看着我,尴尬的讨好的笑。

我们又买了一半斤板栗,你一颗我一颗,

只剩七十米就到家了。

厕所?栗铺?面试房前面的椅,我们今天去了太多地方,她没事就拿着那个锉刀晃和小孩似的,鬼知去哪了。

收。

她想说是的,很想很想,

我们沿着路走回家,天空开始漂起了小雨,我们走的快了一些,因为车漏了两个,昨天还是在酒店过的,希望它不会裂得更大,

我差就忘了她还上着锁的事。

不知为什么我竟然笑了来,一想到不久前她貌岸然的教训我,装着辈的样劝解我珍惜生命的同时面还上着锁,一切就都变得有趣可了起来。

“就是啊,去哪了。”

“不能明天吗,都走到这了,还雨了今天。”

我们还是去了五金店,着雨,等我们到的时候,差一就要打烊了。

“那你能发生一个给我看看啊,来,现在就发生一个。”

“不是你买的你问我。”

她的手顺着我的衣服去我的,熟练的骇人。

“谁说不会有好事发生,就是会有好事发生的不是你怎么老说这怪话,听你说话就是气人啊你!”

展现了惊人的行动力,她给了我一掌,耳鸣和刺痛同时来袭,我还咬了,在我的愤怒到来的前一刻她吻了我。

雨越越大,周围的绿化变得稀疏,再过一个路就到小区了。

全吃完了,就算对付了午饭。

“我面勒的疼,今天不锉开明天怎么上班啊。”

向她靠过去咬了一她的冰激凌球。“不用再期待了,不用再希望了目标完成了是不是中了奖之后就可以去死了?”

雨越越大了,今天确实不是个好日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

她坐了回来仿佛无事发生。

“哦,锉刀啊你是说。”

“唉!”

她给我买了锤

“诶?”全低估了一声,然后从上到上的袋 ,然后不顾我的反对开始摸我的袋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