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她们同时拥有子宫和牛牛(2/3)111  渴望和ai是扶她国的镇痛剂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椰达。

本章尚未完结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---->>>

这是第四天了,同样的话说了无数次,唯一的安就是医院的饭是素咖喱,很好吃。

“给他翻个面。”

他们对着我的“畸形”拍照鉴定,

除了我爹,从来没人用完这个字形容我,

了病房的门我能听到他们对我的讨论。

她斜躺在床上,穿着宽松的病号服,我盯着她看了好一会,想起了一句名言,

“要不要来一只?”

看着前这些走来走去的人,我不由得想象他们裙的场景,

——真恶心,看着人好的怎么得这病。

其实想一想也还好,在医院被扶她扒光了检查也好过上班。

“等着我。”椰达对我说,我很想反问她我能去哪。

“来来来,合一张开,例行检查。”

渴望和反胃在我的心中番上阵。

她们是扶她,我对自己说,但是望仍然涌现。

“我是个男人你知吗,我不是有病,我真的服了,别看了,我求你了。”

我安自己这只是普通的医学鉴定,我努力让自己这么去相信。

“啊?要不要啊,问你话呢。”

我重新躺来,直到现在还是没人给我一条,我只能用床巾勉裹一

以前学生的时候觉得那些主播竟然会为了钱吃屎,现在自己工作了,要是吃屎可以不工作我能住在厕所给它吃了。

她闻起来也像糖,我猜她切开以后也是甜的。

我注意到有个医学生的笔记落来了,我随便翻了翻,翻到了人解刨的图,就是那人剖了红红的人偶上面有各官的示意图,我很快就发现了与我记忆里不同的地方,

我顿时理解残疾和畸形的义,同时也在震撼中意识到这里不是铁西,甚至不会是我认识的任何地方。

她又问了一遍,从枕面摸来一小包烟给我上,她一只

——我倒觉得也是,他这辈算是完了。

我的嘴很,我开始质疑起边的一切是否是真实的,

椰达去了,我才发觉我还是光着的,忘了和她要条

听起来像狗的名字。

我不知到底是我疯了,还是我不够疯。

………

她拿我没办法,转就找人,找了个比我的护士直接给我着把掰开了。

她说话的时候没有转看我,她拿着一个小剪刀把脚捧在手里修指甲,她脚趾豆圆饱满,像那条的糖一样,

我一直向他们解释我是个男人,不是畸形,但护士会问我男人是什么?我无法回答,后来可能是他们主任了命令,我说话,喊叫,都不再有人理会我,我像是在和幻想中的人对话。

对面的护士在本上记着什么,它们给我拍了张证件照测血压,检查腔和瞳孔,我百般不合。

随着咔嚓咔嚓,我的尊严被毫无顾忌击碎了。

“你杀了我吧。”

真理是无法被掩盖的,我猜她衣服底也蕴藏着某真理,她前的真理无论如何都无法被掩盖,她很,不算瘦,蓬松的发所以显得修,短发,面前有一小撮刘海随着她的的摆动一齐晃动。

看来这个世界的护士素质并不是很

…………

病房只剩一个人,我环顾四周发觉这并不是铁西人民医院,是有人把我送到省里的医院了吗,为什么她们都说我是残疾,你妈的……

印象里和gao不会同时现在一个人上,

这个声音提醒我房间里不只我一个人。

的说着,自顾自的安,她的手牌响了,有别的人在叫她,我看到了尾医生的名牌,

…………

现在渴望和反胃都没了,只剩绝望了。

我闭上小睡了一会,再睁开的时候我已经被转移到了别的地方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